小v视频app带你看世界

“快看!雾散了!”

不知是谁一声高呼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就连刚刚再次开打的黄百全和梁亦城也停止了动作,看向另一座擂台。

“啪!啪!啪!”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声音的频率渐渐下降,同时,气喘之声越来越清晰。

烟雾渐渐散去,露出两个身影,林修齐状态极差,他气喘如牛地弓着身子,将双手夹在腰间,面露痛苦之色,反观黄千耀……

“这是谁啊?”台下有人不禁发出了疑问。

此时,站在林修齐对面的一人同样大口喘着粗气,此人身着源木院服饰,修为在灵动初期巅峰程度,但相貌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相信是黄千耀。

黄千耀年纪虽小但相貌脱俗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,此时,疑似黄千耀之人双颊高肿,好似凡间年画之中寿星老的额头长在脸上,又似双颊之上长出的一对肉翅,无论是哪一种,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具备的。

林修齐喘了半天,自语道:“嘶!手真疼啊!”

他忽然发现烟雾散去,众人正不解地看着他,他看着黄千耀笑骂道:“哼!做了这么多不地道的事儿,你倒是胖了,真是没天理!”

半空之中,游文昭自语道:“这小家伙有点意思!”

黄济仁脸色黑得吓人,他冷冷了说道:“够了!到此为止吧。”

粉嫩躯体纯白诱惑

林修齐没有意见,方才他虽然被灵光贯穿了右胸,但他低估了炼体之后的自己,他的身体自动止血,灵力开始修复肉身,他被击中后愣在当场并非是吃惊于对方的攻击,而是惊讶于自己的身体能力。

“虫哥,基础炼体诀这么强吗?竟然能自动愈合伤口!相比之下,基础炼气诀有点渣啊!”

“小子,本仙真是不知从何说起了,基础炼体诀不弱,关键是你练到了此时修为所能达到的极限,故而很强,另外,你一直练习柔身术,而后以灵力代替脂肪,加之灵沙洞淬体、灵池水和黄济恒炼毒宗的经历都令你的身体得到了改造,自然与众不同。还有,基础炼气诀也不俗,可以让修炼者基础打得牢固,或许是凡间之地灵力不足的缘故,故而效果不算明显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

看着心不在焉的林修齐,黄千耀心中暴怒,他取出一颗橙色的丹药,正欲吞服,黄济仁怒道:“千耀,住手!”

黄千耀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加之方才全覆盖毒宗战甲的影响,他完全不理会黄济仁的劝阻,直接服丹,下一刻,他的身体开始颤抖,血管齐齐凸起,如同万千小虫在皮肤下爬行,高高肿起的脸颊肉眼可见地消肿,他

的双眼再一次变得血红,身体凭空拔高了一截。

“吼!!!”

黄千耀再一次发出嘶吼,更加狂暴,更加失控。

正在此时,黃济仁的身影出现在擂台上,林修齐的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,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千耀,停下吧!”黃济仁神色复杂地说道。

“不!我要他死!爷爷,快帮我杀了他,他只是一个低贱的凡人,杀了他,我道心畅通,他日必定成为强者,强者就是正确的,到时候不会有人质疑我做过的事,快替我杀了他!我要他死!所有和他相关之人都要死!!!”

“胡闹!”

面对黃济仁的喝斥,处于失控边缘的黄千耀愣了一瞬,他随即自语道:“果然不是亲生的就是不行,嘿嘿!”

黃济仁闻言,面色难看之极,在他的心中无人可以和已故的黄千脉相比,但自从他发下心魔大誓后,性情变了许多,有意培养一下晚辈,而黄千耀是他最喜欢的后辈,没有之一,远远超过黄百全,否则他也不会传授对方万罗毒宗的功法,甚至在培养过程中,他渐渐将黄千耀当成的黄千脉,算得上正在“视如己出”的路上,没想到此刻对方竟然口不择言,这一刻,黃济仁罕见地觉得有些心寒,他看着神志不清的黄千耀,神色极其复杂。

“杀!”

一声暴喝,黄千耀旁若无人一般向林修齐冲去,林修齐看了看对方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自语道:“又要辛苦你们了。”

他微微活动了一下肩膀,看架势还要继续掌掴黄千耀。

正在此时,黃济仁出现在黄千耀身后,一只手放在对方脖颈之上,直接将其提起,变身后的黄千耀身高足有两米五,被一个瘦小老者单手提起,场面有些怪异。

“呃!”

黄千耀的口中发出一声轻吟,头颅微微垂下,被黃济仁弄晕了。

“宗主,黄某管教无方,千耀会退出此次比试,还请宗主念在老朽以往的绵薄功劳,原谅他一次!”

“罢了!此子年纪还小,你要好生管教,若是他日此子做出有损宗门声誉之事,本宗唯你是问!”

“是!”黃济仁应了一声,将恢复原状的黄千耀放在背上,朝着源木院方向离去。

看着黃济仁离去的背影,林修齐心中叹道:“原来这老家伙也有人类的感情,也有于心不忍的时候。”

“小子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作风和想法,或许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,有些人十恶不赦,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,甚至许多时候有自己的难言之隐。”

“你让我原谅他!原谅杀

死玉儿的真正凶手!”

“当然不是!无论黃济仁有什么原因,他对你的所作所为需要得到惩罚是毋庸置疑的,本仙只是说他的做法也有他自己的道理,当然,或许只是歪理。”

“也就是说可以理解,但不能原谅,对吗?”

“其实黃济仁的做法是否可以原谅,你原不原谅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实力去惩罚对方。”

“唉!归根到底还是强者为尊那一套理论!”

“小子,难道你不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吗?”

林修齐闻言,猛然一惊,圣虫说的没错,每个人的出身、性格和经历各不相同,导致了做事的方式和手段千差万别,许多时候谈不上对错,某人的一个决定对于大多人而言是有益的,但对于极少数人而言却是灭顶之灾,从普遍认知来看,这个决定是正确的,但对于极少数的受害者而言,真的是如此吗?

正如圣虫所言,正确与否并不是最关键的,关键的是自己能否改变这一切,但如此行事会变得固执己见,甚至是刚愎自用,究竟是否可取呢?

一时之间,林修齐的脑袋有些混乱,无法确定应该相信什么。

另一座擂台上,黄百全和梁亦城重新开始了比试,一个擅长近战之术,一个擅长用毒之法,二人都在试探对方,但梁亦城对于毒素并无太强抵抗能力,打得束手束脚,很不畅快。

若是一直这样下去,黄百全有机会拖垮对手,然而,黄百全此时却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手身上,而是在思考如何对付林修齐。

按理来讲,林修齐已经在另一个擂台之上,他也占据了一座擂台,二人交手的机会不大,他也曾安排了一些策略,事先与一些修士打好了招呼,方才源木院两名修士和宫本直人去消耗李峻峰便是策略的一环,为的就是让林修齐上台,可他没有想到林修齐的实力如此强悍,竟然碾压式地胜过了黄千耀。

若仅仅是如此,他也不必着急,因为还有后手,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,黄千耀失去了比试资格,黃济仁被林修齐气得不轻,若是他不能重伤林修齐,以他对黃济仁的了解,事后定会借机找茬,到时轻则重伤,重则丧命。

他有两个选择,其一是认输然后去挑战林修齐,其二是看看其他修士是否能将林修齐击败,到时他挑衅林修齐来挑战他。

他在前几日也考虑到了林修齐与他各占一个擂台的情况,一直以为有两种选择,但此时此刻,他却不这样认为了。

林修齐很明显不会冲动行事,而且脸厚手黑,等待不但无法重伤对手,而且对方还可能得

到去阴阳学宫的名额,若是林修齐不但没有受伤还得到了名额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想到此处,黄百全高声说道:“我……”

正在此时,七道身影出现在林修齐的擂台之外,正是极火院一直未动的七人。

同事,梁亦城以为他有话要说,不解地望着他。

“我,我,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!”说罢,黄百全双目一闪,毒宗战甲覆盖的他的头颅,露出一双血色眼眸。

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道极无天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