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懂地掌握水蜜桃成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那天我对苏华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就想到了吕不韦这个人,因为他虽然失败了,而且结局凄惨,但是不能不说他的人生一样精彩。

她在朝着我笑,“我应该给配一把钥匙的。这样在这里别人看见了不好。”

“我直接开门进家里去的话别人看见了更不好。”我说。

她点头,“倒也是。”

跟着她进屋,随即替她关上了房门,反锁。

她转身对我笑道:“还真细心。”

我讪讪地道:“主要还是想到对影响不好。”

她过来抱住了我,“冯笑,能够这样想我很高兴。要知道,只要我在,就永远不会出任何问题。”

我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她放开了我,“喝茶吗?”

“我自己去泡吧。喝吗?”我问道。

纯白系阳光美女清凉着装让你清凉一夏

“我喝咖啡。帮我泡一杯来。我也口干舌燥的了。这春节过的,还不如平常轻松呢。”她苦笑着摇头道。

“们当领导的,必须这样。春节可是最好的与上级交往的机会啊。”我笑着说。这句话是林易对我讲过的。

她笑道:“是啊。想不到这个当医生的也知道这一点。”

“所以我不想搞行政啊。”我也笑,“还别说像这样在春节期间天天去拜年,我也就是去了一两次就开始厌烦了。”

“冯笑,也许是对的。这样还好些,自由,逍遥。只要有钱花就行。”她说,坐倒在沙发上,随即躺下身去,“来,给姐按摩一下。”

我将咖啡喝茶放在茶几上面,然后坐到她身旁开始给她按摩,首先是按摩她的头部。轻轻地揉着她两侧的太阳穴。

“姐,林老板想去做们那里的旧城改造项目,他问有没有机会。”我趁机问道。

“那是一块肥肉,很多人都在盯着那个项目。以江南集团的实力来讲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不过省市领导盯着的也很多,所以我考虑只能把那个项目分解成很多个小项目。即使一个小项目也是几千万的投资啊。不过江南集团看不上的。冯笑,不知道,官场上面的事情其实就是一种平衡,必须要考虑到多方面的利益才行。如果江南集团全部去做了的话,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,到时候肯定会出问题的。把这个情况告诉林老板,我相信他会理解的。”她说。

我点头,“嗯,确实是这个问题。”

“冯笑,我可以给一个项目,旧城改造中其中的一个项目。不过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做。洪雅不方便,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我和她的关系。上次那个做公墓项目的老板倒是合适,不过我问过康德茂了,他承认那个老板是他的关系。所以,这件事情她去做也不合适。”她又说道。

我有些惭愧,“姐,对不起,我当时没有告诉那是康德茂的关系。因为我担心会因此对他印象不好。”

她在叹息,“冯笑,想过没有?我会那么傻吗?难道我会相信轻易就叫一个人来做那个项目?我肯定是要调查的啊。”

我更加汗颜,“是。姐,今后我不会再瞒了。”

“给我揉揉肩膀。”她说,“那同学倒是不错。最近可能要把他调到省政府去。”

虽然这个消息康德茂曾经告诉过我,但是我现在听到她亲口说了后依然很高兴,“姐,舍得放他走啊?”

“黄省长要换一个秘书,我只有忍痛割爱了。”她叹息着说,“黄省长让我给他推荐一位秘书,而且要求是正处级干部,年龄不能超过三十五岁。我觉得只有他最合适了。”

“这倒是。今后康德茂就成了省领导身边的人了,他今后的前途会更大的。”我说。

“冯笑,可能不知道,黄省长最开始想要的。结果不愿意搞行政。”她忽然笑着说道。

我顿时讶然,“怎么可能?我是妇产科医生,他让我当秘书的话会对他影响不好的。而且我并不是公务员啊?”

“级别不是问题,如果他真的要用的话很简单,让们医院马上提拔当个什么处长就是了。这对们医院来讲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。是妇产科医生的事情也无所谓,他是男领导,别人不会说闲话的。最关键的是自己不愿意。”她笑着说。

我顿时想起当时黄省长对我说的那些话来,顿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,“幸好我当时没同意,不然的话可就麻烦了。”

她笑道:“给他当秘书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想不到却弃之如履。黄省长也说很另类呢。”

“另类?”我问道,心里对这个评价不大舒服。

“别觉得这个词是反义词。另类也代表独立特行,卓尔不群。黄省长对可是交口称赞的。冯笑,想过没有?那天晚上他为什么要把们学校的党委书记、卫生厅长、教委主任叫去吃饭?还不是为了能够让马上拥有一个正处级的职务?如果们医院的职级不行的话就马上调去卫生厅或者省教委。”她说。

“我很惶恐。姐,我想不到黄省长竟然这么器重我,可惜我只是一块朽木。”我说道,心里真的很惶恐不安。

“一个人的品质往往只需要一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来。就如同我最开始认同的时候一样,黄省长看人可是很厉害的。”她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了我的脸一下。

“那,康德茂去见过黄省长没有?”说实话,我现在有些替康德茂担心了。

“还没有,可能就在年后吧。不过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的。”她说,手已经来到了我的唇上,“那同学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书生气浓了些。不过黄省长喜欢这样的人,因为他也是从高校出来的啊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我点头。

“冯笑,抱姐去楼上的床上。我太累了。”她随即说道。

“嗯。”我答应着,随即将她横抱起来。她闭着眼睛,嘴里在喃喃地说道:“这样真好,有人心疼的感觉真好。”

我心里的柔情也开始升腾起来,“姐,还是去找个人吧。这样太累了。”

“找不到合适的了。我这样的人就如同学校里面的那些女博士一样,差的男人我看不上,好的男人却又看不上我。算了,就这样过吧。”她叹息道。

“姐,我倒是听说过一句话:这个世界上只会有剩菜剩饭,不会有剩男剩女。我相信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。”我柔声地说道。

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怨妇了。呵呵。冯笑,别劝我了,我不会再找其他男人了。工作上太累,偶尔有来安抚我一下就可以了。只是我担心自己今后老了,变丑了的时候会不要我了。”她叹息着说。

我打开她的卧室,然后抱着她进去将她放到床上,轻轻替她盖上被子,随即坐到她的床边,“姐,怎么会呢?”

“我相信也不会。和前妻,还有现在妻子的事情我都知道。这人吧,虽然花心,但是很讲情义。好了,回去吧,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。我看今天脸色不对,也就不要和我亲热了。冯笑,要记住,身体是自己的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她说,睁开眼睛看着我,我感受到了她眼神中的柔情。

“嗯。”我说,心里很惭愧。

“回去吧,家里的那一摊子事情也够烦的。过段时间我给打电话。我好累……”她说。

我替她压了压身边的被子,“那我走了。姐。”

“对了。”她却叫住了我,“两件事情。第一是我刚才给讲过的那件事,要找一位信得过的人去做那个项目,很赚钱的。第二,告诉林易,我那里有个项目倒是很适合他们江南集团去做。”

“什么项目?”我问道,随即又去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旧城改造结束后房地产这一块在我们那里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市场了,最多也就是一些小项目。这样的项目对江南集团不大合适。不过他可以去兼并我们那里的水泥厂,那可是个大项目,不说其它的,就是我们旧城改造所需要的水泥就完全可以让他大赚一笔了。而且现在国家正在加大基本建设的投入,建筑方面的原材料今后会很有前景。”她说。

“需要投入多少?”我问道。

“至少上亿的资金吧。我们那里的水泥厂可是以前国家投入的大项目。哎!国企就是这样,始终搞不好,而且还一直亏损。具体的让他去和我们那里发改委的负责人谈,我给他们打个招呼。”她说。

“嗯。”我说,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,“姐,林老板安排了一千万的资金,就是以前那个项目的。”

“我知道这件事情了。洪雅告诉我的。冯笑,很好,今后这样的事情都要告诉我,好吗?”她说。

我点头。

“好了,走吧。姐要休息了。我好累。”她说,声音听上去虚弱无力。

我有些替她担心,“姐,没什么吧?是不是生病了?”

“没事。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我不想说话了……”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随即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