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子二维码下载

连胜安心倒在枕头上。

那医生解释说:“是挺厉害的,这是我们科研院最新研发的义肢。本来还在实验审批阶段,没有投产,哦,但是你放心,已经研究了很多年了,只是因为条件限制和资金有限,没有对外推广。这次林上校得知你受伤以后,就联系了我们,问了我们相关的事情,希望我们能过来帮忙。就算是记录研究数据也可以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我还在格伦的时候……”连胜说,“其实那时候我还是抱有希望的。因为掐算了一下时间,觉得有希望。”

“首先你要知道,恢复原先状态的希望,跟保留手臂的希望,是不一样的。在你手臂开始出现灰败肤色,低温脱离血液流动,并保持数个小时的情况下,已经基本没有恢复原先状态的可能。”医生,“那种情况下,我会建议你更换义肢。因为你的左臂将同样无法接受传感,但起码义肢可以保证你行动的灵活度。”

他又将被子拉上去,按在她的耳朵两侧道:“不要动,你现在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影响义肢将来的效果。如果你觉得很难受的话,我们可以帮你强制一下。”

连胜:“……”

医生说:“我现在给你说明一下我们最新的义肢。”

“你在格伦区,我们的确不知道你受伤的情况。但是从最悲观的角度考虑,她希望我们能予以技术支持。考虑到林上校的家庭情况,我们最终同意了她的请求。携带上之前保留的一套装备,前去二十九区协助帮忙。但因为是已经做好的义肢,不是专门为你这个年纪和性别设计的,所以……”医生又比了一下,“稍稍有点长。但是你放心,很酷,而且不明显。我们设计部的人很优秀。”

连胜点头。

为他的小贴心表示感恩。

医生说:“我们的义肢是建立在神经连接的基础上,以类似传感机甲的技术,将它跟你的手臂联合起来。这需要在你的神经还活跃的时候进行接入。你受伤后已经在格伦区滞留了将近二十小时,不能再等你送回到联盟。所以,我们的人直接带着医生,随远征军前来救援,给你立即进行手术。”

他说:“你的情况要比我们想象的更糟糕一点。运过来的时候,因为时间太久,手部伤口下方,大部分神经已经坏死。但幸运的是,有人帮你先阻截了一下伤口,上半部分,到肩膀的位置,基本还是可以保留的。可是,考虑到我们义肢的安装,为了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你手臂的灵活性,更快地让你适应和使用,在经过林上校许可后,我们又往上截取,并从脊椎附近,开始连接。”

百花丛中笑颜美女图片

“这也是我们产品无法继续推广的原因,因为它的要求太高了。”医生说,“更幸运的是,手术非常成功。你是一个坚强的人,也是一个幸运的人。做得很好孩子。”

连胜问:“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适应它?”

“这是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。复健会非常痛苦,但是我相信你可以适应。”医生说,“如果你能习惯的话,相信我,它会比你原先的手臂更好用。速度、力量、持久性,这是个非常伟大的发明。”

连胜听他说得很玄,笑道:“那我是不是因祸得福了?”

医生也笑:“谁知道呢?如果你能走到终点它就是,如果你不能它就不是。对多数人来说,应该不是。”

连胜:“如果它是一条切实存在的路,我从来不害怕我走不到终点。就是希望它能和你说得一样好。”

医生站起来说:“你好好休息。我们会随时过来检查。请继续保持不要动,任何动作都不要有。手臂的地方不能挠痒,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喊护士。”

连胜看着天花板,平静道: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他走到门口,又停下来,说道:“你母亲是一个很伟大的人,我很尊敬她。即便她心底更希望你能就此失去手臂,然后退役回家,却还是战胜了自己的私心,用着各种方法,希望你能继续在这里实现自己的夙愿。我想,人都是很矛盾的,尤其是父母心。不希望看见你受伤的样子,又不希望看见你绝望的样子。可是在对赌的时候,她永远是输的。她已经是一个很孤独的人,希望你在做英雄的时候,也能偶尔为了她自私一点。可敬的军人。”

连胜沉默片刻道:“谢谢。”

医生拉开房门出来,门外的几人抬头,顺势朝着门缝往里看去。

医生侧了下身,好笑地关上门。

这边的隔音效果很好,他们说话的声音又不大,怎么可能听得见。

赵卓荦小声:“她……”

医生说:“换了义肢,正在恢复,你们暂时不要去打扰她,以防她有情绪波动。”

那猜测终于落实,就感觉不只是削掉了连胜的手臂,从他们的肩膀处也有一股痛觉在蔓延。

季班问:“那她还能驾驶机甲吗?”

医生笑道:“可能性其实不是非常大,但有希望总是比没希望好的。起码她可以有一个努力的目标,而不是只能迷惘不是吗?”

他点了下头,率先离开。

飞行舰到达联盟二十九区的时候,连胜率先被推进医院。

先期几天,跟外界隔离,杜绝任何的传染。包括林冽女士。

而在初期恢复中,连胜真的能保持一动不动。

科研院请来的那位医生,全程跟着她,以监测她的情况。他也是很惊讶的。他已经做好了采取强制措施的准备,结果连胜压根不需要。可是想想几天保持不动的要求,他自己都怀疑自己在做什么非人道的实验。

强大的精神力,自控力,还是她坚定的意志。

虽然手臂已经被截取了,但她真的在努力弥补,并相信着未来。

三天后,连胜终于可以坐起来并移动了,但还不允许做大幅的运动。

医生给她带来了一些工具,让她开始手臂的复健。

然而那手臂并不像医生说的那么神奇,连胜甚至不能控制好,抬起来以后,却连一把勺子都握不好。整条手臂都在不停地颤抖。

如果只是这样也还好,可是连胜只要想去使用左臂,整个背部,还有左侧肩膀连接处,都有针扎般的刺痛,酸麻跟无力交替的侵袭。不到半个小时,就已经大汗淋漓了。

“这是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,不要急。按照我设计的日程来。”医生安抚她说,“你会接受它的。”

林冽过来照顾她。

最初的时候没有一点进展,林冽就站在一旁平静地看着她。

连胜努力克制自己的烦躁和冲动,按部就班地根据日程表进行复健。

连胜说:“我以为是我一个天才,学什么东西都可以很快。”

她盯着自己的手道:“嗯……它突破了我的想象。”

林冽说:“你太关注它了,恢复速度已经很不错了。这种时候不要想着一步登天连胜女士。”

连胜:“那应该几步?”

林冽说:“自己去找答案。”

连胜于是将自己的笨拙归结于左手本身的不灵活。起码她现在已经可以翻动黑白旗了。

她们正在做着并不温情的亲自交流,百米飞刀带人过来探视,将她叫了出去。

两位家长式的大龄人物出去交谈,剩下的小兵们鱼贯而入。

几人都没有穿军装,满满当当挤了一个病房。

众人看着她的样子,很是唏嘘。

连胜推开了桌上的东西,说道:“现在才来?探病不带礼物的吗?之前就没带现在你们还不带。”

方见尘说:“你现在也不能乱吃东西,还能带什么?”

连胜:“心意啊。”

康奈尔站在几人的后面。他把头发染黑了,顺便把肤色也晒黑了一点。重要的是他开始留胡子了,连胜一时都没认出来。

连胜盯了一会儿,点头说:“效果不错啊,继续保持。”

康奈尔扯开嘴角笑了一下。

所有人都被愣住,然后集体打了个哆嗦。

康奈尔:“……”

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连胜挥了下手说,“你怎么样?要不要改名字?现在在联盟是什么身份?”

康奈尔说:“重新进入编制,但不用改名字。康奈尔已经在三区内乱中被误伤,联合队的人也尽快离开了。这世上叫康奈尔的人很多,不多我一个。”

连胜:“说得对说得对。挺好的,不然你忽然换了名字我也不习惯。”

康奈尔说:“谢谢。”

连胜:“诶,大恩不言谢明白吗?你铭记在心就好了,别那么肤浅的说谢谢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季班问道:“连胜,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?什么时候能回来?半年可以吗?”

“没有,我问了一下。一个月后如果恢复良好,我可以不用再去复健中心,日常应用习惯就可以了。”连胜摸着下巴道,“我突然想起来,其实我是指挥系的人啊。”

季班问:“那你要转入指挥部吗?其实说真的,实战的指挥经验,你好像已经有不少了。你看,每次大战你就参与了。”

“不,再看吧,看看我的手情况怎么样。但我还没有退居二线的打算,我这年纪跟经验退居二线,那真的只能留在二线底层了。”连胜说,“你们怎么样啊?”

赵卓荦:“暂时放假,过段时间再接任务。不过近段时间,格伦内部进行各种整治跟内乱,我们还是要随时待命。”

连胜点头。

几人避开手的问题,互相聊了一些。

比如联盟大学的谁,那到了几等功晋升了,比如几年学弟里情况怎么样。再比如,三夭群众们专门在里开了一个回忆和召唤她回归的纪念楼。

……连胜觉得自己会变成这样很大程度就是三夭群众的念力反噬所致。

百米飞刀跟林冽坐在走廊尽头的一排椅子上。

百米飞刀叹了口气,说道:“对不起。我让她接受了一个充满危险性,且不具备可行性的行动。”

林冽说:“不。没什么。应该是我说对不起。她的固执,让你陷入为难了。她决定的事情,谁也阻止不了。”

百米飞刀看着她说道:“虽然你是她母亲,我说这样的话有点奇怪。可是,真的非常感谢你对她的支持。”

林冽轻笑道:“不,我并不想支持他。听到她手受伤的时候,不可否认,我有过庆幸的想法。虽然,我让刘院长给她接了一条神经义肢,可是我想她也许坚持不下去,不是没有可能的对吗?短时间内或许会很痛苦,可只要放弃了,慢慢她会接受新的生活的。”

林冽说:“可是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,她会坚持下去的。别说放弃了,她连妥协跟退缩都不知道。”

两人沉默片刻。

百米飞刀说:“我听说您最近在做……”

“对,我在做九宫的改造计划。科研院愿意批准我的假期。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请过假了,累加起来的话,我有很长一段自由的时间。”林冽说,“我是做机甲研究的,武器研发。九宫是几十年前的技术,最落后的就是它的武器。没有人比我更了解。至于机甲的细节和结构改造,季先生说,他愿意过来帮我。”

林冽说:“你看,连胜交的朋友,朋友是很重要的。我想她并不后悔自己失去了一条手臂。”

百米飞刀:“可是九宫,现在九宫的话,您还要继续研发吗?给连胜使用吗?”

林冽:“不可以吗?我需要军部部分的资金协助。哦对了,还没机会感谢军部为连胜支付的医药费。”

百米飞刀说:“不,我只是好奇问问。既然九宫的使用权已经转让了,那么您有权力,对它进行相关改造。”

“季先生表示非常理解我的心情,他说没有什么疯狂的,就那么去做吧,他会支持我的。”林冽说,“奇迹有时候也可以是人为的,是不是痴人说梦,只有做过以后才知道。”